玄风晨光

百度贴吧ID为玄风晨光°,渣子一枚目前正在往画手和文手之间努力前进。

自己的人设的另一个版本,打算用于画漫画和写小说啦。目前在和另一位手机被没收的小女孩一起创作 @写意咕咕咕了!
不过自己的平常人设是短头发的,至于为什么图片里会是长发正文和漫画都有详细解说。【PS:玩过贴吧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如果去看凹凸吧和战联吧的一位小姐姐的漫画的话这画风一定会很熟悉的吧!】

【小段子】同学的那点事

记录一段我的这位同学去漫展的蠢事。
写意吖:嗷嗷嗷!看没看见看没看见!全职高手啊啊啊啊啊!男神啊快拍照快拍照!【猛地一推】
玄风晨光:靠!你搞毛啊!出门手机不带钱只有五元钱的你推我推得咋那么狠!你脸呢大姐!【咆哮】
写意吖:快快!拍完照发给我!【激动】
玄风晨光:呵,你没有手机发你有何用?【嘲讽】
写意吖:我恨你们这帮有手机的人....... @写意咕咕咕了!

【雷安】我遇到一堆需要学生助攻方能修成正果的老师们

文笔渣,ooc渣文一枚请凑合看吧。

主雷安,瑞金,副cp凯柠,银幻,帕佩,卡埃,鬼莱,丹秋【暂时想到这些】
1.我的天,这个学校的老师们激情四溢!
作为这个学校的新生,在我踏进这个校园时几位老师就让我知道了一个非常大的事件。
嗳我的妈,这些老师们简直是晃瞎了我的24k狗眼措不及防的就被撒了一口狗粮。
我们的物理老师雷狮,光天化日之下,把自称为骑士的英语教师安迷修堵在了班级门口也正好堵在了我面前。
马丹啊!这至少要等我进去之后你俩想干啥都可以啊!
咆哮终归咆哮,我开始细细看起眼前这俩位老师想闹什么幺蛾子。
只见我们的雷老师单手撑着门栏另一只手抵在安迷修的后面,整个人都要贴到安老师身上了最后对着安迷修的耳朵不知说了什么然后脸就突然变得透红。
我面无表情的拿起手机咔嚓一下拍下了这张照片因为一个叫腐女的本能在作祟,但手机没静音所以快门的声音被两个老师听了个真真切切。
我暗叫不妙,班里的同学同情的望着我。
然后,雷狮支起身子走到我面前提小鸡一般的给我拎起后领直接把我拎到他的办公室。留下了脸色透红的安老师一人。
我:???
办公室内----
“新来的,胆子不小啊。”雷狮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桌面我就站在对面装出一副怂包样,没错我非常擅长装怂。
“知道学校不让带手机吗?”
我:啥玩意?!
“啧,看来不知道了。手机交上来,检讨一万字。”雷狮霸气一抬手向我要手机。
我一下子慌了,情急之下说出一句:“雷老师我有办法帮你追到安老师所以请不要没收我手机请不要让我写检讨!”
真是一时冲动全家葬火场啊。
“哈?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追那个傻逼骑士了?”你雷大爷翘起二郎腿一副狂妄不羁的样子。
切!装!你装!你继续装!
我眼角下爬过三条斜线嘴角微微抽搐。
用脚趾头也能看出来吧!如果不是那你刚才那令人误会的动作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说雷老师,你表现得太明显了。你刚才那动作那暧昧的姿势凑到安老师面前真的都表现出来了。”
你信不信全校都知道你喜欢安迷修。我没敢说出来,因为容易葬火场只能默默憋在心里。
“哦?”我感觉到雷狮正在认认真真打量我,隔了一会终于说道:“行,给你个机会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我露出一副腐女般的猥琐笑容:“让我仔细了解一下安迷修老师,不出三天我一定会让安老师见到你脸就会微微发红就像要开始恋爱的女孩一样。”
雷狮又盯了我好一阵,然后微微点了点头。
“你要真能做到你所说的这样我就允许你上课玩手机!同样以此类推我会给你不同的奖励 ”
“谢谢老师!”我一鞠躬马上跑出了办公室立马又被另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是语文老师金。
你说凑不凑巧,老娘的嘴唇贴在了金的脸上整个人还趴在了老师的身上更巧的是还被数学老师格瑞给看见了。
他黑着脸,我居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气。
“老师对不起!”我猛地起身立刻跑回班级,几乎是一路狂飙格瑞那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未曾移开。
呵呵,这俩敢情又是一对啊!我默默吐槽。
雷安交往进度:5%
瑞金:0%
学员准备助攻:40%

【雷安】明星养成计划

主雷安瑞金,文笔渣ooc算是在百度贴吧上的第二部吧!【虽然第一部没完结】


楔子.熟悉的人
安迷修在一栋老宅里发现一本日记,不但页面发黄而且整本日记几乎被烧毁一半翻开里面看到的内容基本残缺不全。
另他诧异的是扉页上的一句话。
【致我少年时期的挚友们,凹凸学院的各位。】难道写这本日记的人和他们一样是凹凸学院的学生?
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涌上安迷修的心头,他用正在颤抖的双手翻开第一页扫了几行后差点没把日记甩出去。
【学院里的一对大冤家真非安迷修和雷狮莫属,极力的想把二人凑合到一块就和金和格瑞似的都是超级大白痴这一对貌似更蠢。都是情感大白痴,不过这一对还好至少两年但金和格瑞居然整整十年了,格瑞居然还没表达心意拿这二人基本没辙。】他的笔迹苍劲有力,笔锋锋利在本子上留下了不深不浅的痕迹。
谁?他说的这些是什么意思?指的是他喜欢雷狮还是雷狮喜欢他?
底下是一张照片,但照片被烧毁了一半看的出来照片上有他自己以及他的同学们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新面孔。
是谁?
大概面积烧毁最大部分的就是面前这人,虽然被烧毁了大部分的面貌但看得出来他僵直的嘴角就知道这是个不爱笑的少年以及他有着和丹尼尔一样的黄色眸子只不过颜色淡了点一袭紫色的长发,丹尼尔的手搭在少年的肩上还笑着戳了戳他的脸看样子他们二人的关系还不错。
究竟是谁?为什么记忆中未曾有过这名紫发少年?
“安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啊!”金已经在下面喊了,安迷修应了一声把那烧掉一半的日记本塞进自己的包里然后就急忙跑下楼和金汇合了。
“安哥!那栋宅子里有什么?”这个笑的灿烂的金发少年在安迷修一出现的时候就跑过去追着他东问西问的。
“我们去咖啡店聊吧。”安迷修点头示意不远处的格瑞和他一起走。
“你打算瞒着他多久?同学聚会不参加电话也不接我都怀疑你要人间蒸发了。”格瑞点了一杯热牛奶冷冷的说道。
“他怎么样了?”不用说也知道是谁。
“他的私生活简直乱套了。”金端着一杯奶茶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吐槽着。
“同学聚会还要带两个女人不顾场合的和他们亲吻甚至还撩他们衣服我的天哪,雷王公司的明星总裁我真没想道会这样。”金愤愤的坐下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
“原来如此,有钱人的生活居然是这么过得啊。”安迷修一脸嘲讽的看着外面雷狮的海报但他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那个紫发少年,似乎感觉到了安迷修的视线然后朝这里转过头冷冷的笑了一下迅速的淹没在人群中。
照片上的人?
“这回聚会你去不去?”格瑞问道。
“当然去了,雷大总裁的私生活好想见识一下啊!”安迷修不知何时转过头说道。

【雷安】我的黑道男友


“乖一点,叫爸爸。”雷狮挑起他的下巴无比恶劣地说道。


“欢迎光临 PlEDGE。”服务生拉开了门,有些惊讶的看着雷狮和安迷修,保持微笑。
雷狮就本着不招摇就会死的原则一下子伸出皮包里的黑卡递给那服务生,看着人家连忙点头哈腰的安迷修不禁一脸郁闷。
虽然同身为男生,但是雷狮这个长得异常妖孽的男生却比安迷修还受欢迎。其实安迷修长得还算不错,瓜子脸清秀的脸庞,一双薄荷蓝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十分惹人怜爱。和身旁的雷狮形成了截然相反的气质,一个妖孽一个清纯。一个浑身带有杀气,一个天真的要命。
安迷修身旁的几个大叔就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但是碍于雷狮的那种独占欲太强了才让那些人忍着上去撩他的冲动,“吃什么?”
服务生送上菜谱,雷狮十分不耐烦的翻了翻然后一脸嫌弃的甩给安迷修。
“雷狮,注意你的形象。”安迷修脸上蹦出一个井字,他强压着怒火十分优雅的翻开菜谱点了几道非常昂贵的菜肴在还给服务员。
和我炫富看我不吃穷你。
谁知雷狮只是看了看之后非常爽快的拿钱在卡上一刷,当安迷修看见刷卡机上出现了他没有见过的巨额数字才反应过来。
能付的起这么多钱的人绝对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我长得好看吗?”突然放大的俊美面孔另安迷修措不及防,手一抖把橙汁全部撒在那个看起来价格极为昂贵的西装上。
雷狮挑了挑眉:“这个西装80万。”
安迷修差点被吓着了,80万对雷狮来说不是事但对安迷修这种普通的穷大学生警察可是一笔巨额数字了。
“赔不起?”雷狮一副预料之中的样子另安迷修心中有股无名火窜起。
“叫我一声爸爸就不用你陪了怎么样?”
“......”安迷修不语。
乖一点,叫爸爸。”雷狮挑起他的下巴无比恶劣地说道。
“雷狮.......”安迷修终于缓缓开口。
“嗯?”雷狮一副我期待下文的样子。
“你还敢更贱一点吗?”

【雷安】我的黑道男友


“格瑞我感觉现在的场面就像是抓到妻子偷腥一样”

雷狮我真tm后悔今天没带枪。
安迷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着雷狮微笑,明明笑的很和善但雷狮为啥感觉到了一股很强烈的杀意呢?
“格瑞格瑞!我们这样跟着安哥真的好吗?”金在格瑞开车的这一路上不停地对着格瑞嚷嚷,在这个临近午餐的时间把他拉了出去打自心底的另金有些不爽啊。
“嗯,一会买吃的给你乖乖坐好。”格瑞无奈地腾出一只手揉了揉金的脑袋然后继续跟踪雷狮的车。
“格瑞,我总感觉咱们这样就好像抓着妻子偷腥的场景。”此话一出格瑞差点没把稳方向盘:“你从哪里学到这些的?”
“凯莉告诉我的啊。”某金宝一脸无辜的瞅着格瑞。
表面格瑞不说话实则已经默默地给凯莉记上一笔账打算回去好好和她算算不能教小孩这么那啥的话。格瑞都不知道如何形容金刚说出来的这话了。
“雷狮下车!现在是饭点了,我可不想饿肚子!”安迷修看见雷狮的车远离了一家家的餐厅终于安奈不住了,举起双手双脚要去吃饭。
“啧,安警官你可真麻烦警察都像你这样麻烦?”雷狮一个漂移把车子稳稳的停在了一家高档餐厅面前一脸不耐烦。
“对了!我还没问你咋知道我是警察呢!”
“随口一说,没想到你还承认了。”安迷修觉得雷狮是在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自己。
“关爱智障人人有责。”雷狮非常好心的补充了一句。
雷狮我操你大爷!

【雷安】我的黑道男友


当安迷修看见停在校门口的法拉利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种要扭头回教室的冲动。

“金,话可不能乱说啊。我的这个朋友脑子有问题要无视这些字。”安迷修笑的阴仄仄的令同桌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电话铃声已经持续响了好几分钟了,安迷修大有不接的架势金非常体贴的按下了接听键。
“安迷修----老子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怎么不接?!”这措不及防的一声吼把安迷修和老师都吓得不清。
“抱歉,老师我出去接个电话哈。”安迷修笑着退出了教室然后刚一出教室马上就大吼一声:“雷狮你他妈是不是犯贱!老子上课呢你丫的敢更无赖一点吗?!”
对方在听到他这话时沉寂了几秒钟,但安迷修很明显的听到了子弹在上膛的声音:“十分钟之内滚下来,否则我就让人毙了全校。”
“哎呦喂!您咋那么牛逼呢?您那么厉害还敢找一帮子带枪的人过来不怕这里有警察吗?”安迷修不怕死的对着手机说道。
“安警官,我雷狮向来说到做到。”安迷修还被吓得没从安警官那句回过神来就听见不远处的一声枪响,那个扎着头巾的青年拖着一具尸体把他甩到安迷修面前。
“你怎么有枪!”安迷修现在手里可没枪啊,要是硬碰硬的话吃亏的肯定是他。
雷狮走到安迷修面前直接将人给扛了起来,这还恰好被格瑞给看见了。格瑞面无表情的给丹尼尔发了一条消息。
布伦达带走了安迷修。
丹尼尔托着下巴给格瑞回一句:不着急,先看看他想干什么。
在被雷狮扛着下楼的时候安迷修一路都在挣扎,然后雷狮很给面子的使劲在他屁股上拍了两把不禁啧啧称奇。
“安警官这屁股挺翘啊,弹性又佳。”
噗!安迷修觉得自己出内伤了。
但是当安迷修看见停在校门口的法拉利有那么一瞬间,他有种要扭头回教室的冲动。
最关键的是啥,他被雷狮给禁锢的非常紧然后被迫地被拉上了他那条黑车。
“去哪?”安迷修疑惑。
“购物。你这身衣服太难看了,身为我女朋友怎么可以穿这么难看的衣服去赴宴。”雷狮开着车不紧不慢地说道。
“雷狮!你给我等等!我啥时候成了你女朋友?!老子我是个直男!我是个直男癌!”

【雷安】我的黑道男友


安迷修觉得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就是踏进这个酒吧

“雷狮?!你不就是在学校提前毕业的第三吗?你混这种地方干什么?你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安迷修硬是推开了努力想往自己身上靠的雷狮,真不知道这男人是怎么想的,他猜不透他,同样,他也猜不透他。
“我啊,是这里的老板。你说我身为老板不照看自己的店还干什么?”青年伸出胳膊揽住想要离自己远一点的安迷修就那么大大咧咧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没有一点自觉性。
脑袋迟钝的安迷修根本不懂凯莉一脸惊恐的给自己打的暗号,是的,他还真忘了布伦达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这茬事。
“我靠!安迷修我亏你还是个警察老娘要是你早把那男人给剁了!”凯莉头疼地一拍脑袋,险些没把棒棒糖给咬碎了。
黑帮老大正懒懒地靠在条子身上,天呐!这场面可真刺激!凯莉一脸嘲讽最后转换成了一句话。
“哦呼,两个基佬。”

“我要回去了。”安迷修看了看表,他们学校有宵禁的再不回去估计学校大门就要关了。
“你是学生?”雷狮干脆躺在安迷修的大腿上闭上眼睛笑着问道。
“嗯......是啊。”安迷修不可否认的说着,看着猫腰踏出酒吧门的凯莉心里一片冰凉。
woc凯莉你至少等等我啊!
“把你手机给我。”他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干嘛?”安迷修虽然嘴上是疑问但还是掏出手机递给雷狮。
“一会你就知道了。”他在安迷修的手机上打了几下子然后在还给他。
“噗!”安迷修看到手机屏幕的那一瞬间安迷修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亲亲老公是个什么鬼?!
“敢改备注的话我就把出你之外的学校所有人都杀了。”雷狮抬起身子埋在安迷修的颈肩蹭了蹭就像一只大猫猫在撒娇一样。
于是乎,第二天在雷狮给他打电话时他的同桌金几乎是跳着起来大喊一句:“安哥!你结婚啦!快接电话啦是你亲亲老公打给你的!”
mmp,金我要不是看在格瑞的面子上我一定会揍死你。

【雷安】我的黑道男友

黑道雷,普通大学生+警察安  长篇【文笔渣的我想要评论】

“嗯......”安迷修无比郁闷的咬着铅笔头在答题卡上来回地勾抹着,身为班长外加学霸的安迷修昨天就因为网名为星月魔女的一个同学给闹得睡不着觉了,然后第二天还发呆了。
真不是他说,凯莉最近八卦技能变得贼高贼高的她可是把全校前十的所有同学都挨个的造谣一遍不过也掺杂了好几个无辜的路人。对于这样的事情他已经不见怪了,最关键的是她发过来的一条消息。
星月魔女:小警察,你们要抓的黑帮老大每天晚上都去这个叫布伦达的酒吧。他是这里的老板。
ps:不过你最好不要去,场面很刺激的像安学长您这么纯情的小警官还是潜伏就好了。刺激的事情让那帮老油条们来做吧。【眨眼】
我去你大爷的纯情!他安迷修长得真的有那么纯情吗?
“咳咳!”当安迷修回过神之际老师已经不知咳过多少次了,众同学怀疑他都要把肺管炎给咳出来了。
“班长?可不可以收卷了?”安迷修年年都排在全校第四名这个位置上都没有动摇过,于是乎,老师也对他够大度的至少没被赶出去。
排名第三的雷狮安迷修从来没见过,据同学们所说他提前毕了业和两个狐朋狗友天天混在一起但他可不带自己的弟弟来这种地方,他的脾气超级坏还有恶趣味。
当天晚上,安迷修就不怕死的进入了这家酒吧然后坐在离舞台既不近又不远的地方拿了一杯鸡尾酒就喝了起来目光不住地在四周飘着。
他的目光终于定格在舞台中央的一个帅气青年身上,他扎着一个非常碍眼的一个星星图案的超长头巾。他在和另一名妖艳的女子跳着.......那是探戈?
“跟传闻一样性感,俊男配美女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安迷修不住地点点头感慨着。
“小警官你还真来了。”凯莉坐在安迷修的身旁姿态优雅的剥开了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一会如果有人给你水之类的东西的话千万不要喝。”
安迷修还没来得及问凯莉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她就立刻起身离开了,但看到那名青年从舞台上走下来后顿时了然她在给别人腾坐。
她真的有那么好心?开玩笑!很快的安迷修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青年坐在他的旁边也没有说话,安迷修也没说。气氛就陷入了迷之尴尬的沉默。安迷修认命般的拿起脖子上的耳麦带在脑袋上然后不知点了哪首歌瘫倒在沙发上享受起来,他并没有放松警惕也没有忘记凯莉的话。
他可是一个新手上路的警官,独自一人闯进黑帮的老大的酒吧估计没一个新手敢干出这事。
耳麦突然被拿走,那名青年把他带在自己的头上听了一下又迅速地拿下然后突然凑到安迷修面前:“新来的?长得不错,我叫雷狮。”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对面前这个少年用上布伦达的假名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雷狮?”